我也想捏真斗的脸

情人节贺的小段子

早乙女学园设定,本来想写我萌的邪教CP结果还是写了财阀组,莲聚聚生快!灵感来自SL里那月对masa的语音,总是会说有趣的话自己却没自觉的那个。

A class都是小天使。


下课铃声响起,从安静到连呼吸声都显得嘈杂了些的乐理课中挣脱出来只消一秒钟。

“真斗,你要吃太妃糖吗?”

圣川真斗从厚厚的笔记中撩起眼皮匆匆扫了一眼嘴里已经塞满了糖果的音也,“不用了。”然后在音也“真斗你的笔记有多好你都不愿意抬头看我一眼”的大声抱怨中补上:“我记得舞蹈指导有让你注意控制体重。”

“没关系!”音也微微瞪大了眼睛,模糊不清地应着,“我有一直锻炼身体。”

“嗯!我听小翔说了你们今天也要去踢球。”那月熟练地拉过真斗前排的椅子坐下,从音也口袋里抓出一颗糖果、拨开扔进嘴里一气呵成。

那月显然更了解如何吸引真斗的注意——一只大手伸到了真斗面前,不由分说地合上了他的笔记本。

“做什么?”真斗的眉间蹙在了一起。

“来聊天嘛!”另外两人难得异口同声。

 

说是聊天,在聊完了昨晚的球赛、上周末的料理节目和世界上为什么会存在乐理课的一串话题之后,三人自然而然地开始了新一轮室友吐槽大会。

真斗用他呕心沥血两个半月做完的笔记发誓,他从来都没兴趣也不情愿把他的室友挂在嘴边,这个话题绝对是——对,是音也先开的头——

“呐,真斗、那月,你们听我说,昨天我看球赛的时候一时亢奋吵到时夭了,今天早上他出门之前直接把我的被子抢走了。”

“时夭大概是怕你迟到吧。”那月咪咪笑着,又从音也的口袋里摸出一颗太妃糖。“咦,音也你今天为什么不带可可味的呢?”那眼镜后一瞬间沉下来的眼神让真斗不得不联想到某种大型犬类。

“啊,可可味的刚才被我都吃掉了!对不起那月!我明天再给你带哦。”

啊,这下毛又被理顺了的样子,那月重新换上了大大的笑容。

“小翔最近也是,为了等日向老师的新剧都要到很晚。”

怪不得最近排练都没有什么精神,四之宫你要提醒他早点休息,也要多补充维生素。真斗叮嘱着,没有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又担当起了组内后勤人员的角色。

说来每个房间都会有人晚睡呐,真斗突然庆幸和自己同住的是莲。他习惯早睡早起,莲虽然不知道每天晚上都在做些什么,但一直都没什么声响——啊,除了昨天。

昨天……虽然早就想不起来原因是什么,总之就是久违地又……

“真斗你呢?和莲相处得还好吗?”

突然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真斗看到的是逼近的两张写满了期待的脸。

“没什么,就是和神宫寺……”来不及反应,脑中所想已经冲口而出。

“吵架了?”

唉,不想承认。

“没有。”

“那就是有吧。”

“只是神宫寺他说的话越来越让人无法理解了。”

“哎~”

“当然我从来就没想过去理解那种人。”

眼前两人越发加深的笑意让真斗越来越烦躁了,音也在沉默降临之前赶紧跳出来解围:“所以莲是说了什么让人费解的话吗?”

 

想来其实也没什么。

总之他们不知为什么在晚饭后又互相看不顺眼开始你来我往的语言攻击,真斗向来是毒舌不过莲的,可他的字典里从来没有“示弱”二字,尤其是向这个对谁都能眉眼弯弯说出甜言蜜语的竹马。

无奈之下真斗只得出口“看到你这张脸就让人恶心”这种为了维护表面和平很少说出来的肺腑之言,本以为对方会原原本本回敬过来,谁知却只收获了一声冷笑。

“是啊,那里比得上圣川的宝贵脸蛋,谁见了都想捏一捏。”莲冷冷地吐出了这样一句话。

 

“我觉得他应该是说小时候的事情吧。小时候在家宴上跟着父亲母亲去打招呼的时候,大人们总是要弯腰捏我的脸。”真斗解释着,“但这只是跟小孩子打招呼的正常礼仪吧。”

“是啊,我也经常捏小翔的脸,”那月表示认同:“手感是真的很好啊。”

音也表示这两个人的发言槽点太密集,只得放弃吐槽转向真斗和莲吵架这件事本身:“然后莲就说了他不乐意看到别人捏真斗的脸?”

真斗点头,从牙根出挤出几个字:“他肯定是嫉妒。”莲不知是不是很早就开始叛逆,总是臭着脸,不是很招人亲近的样子。

本以为音也和那月会认同自己,结果却收获了一个贼兮兮的笑和一个歪头思考的卖萌。

“我觉得莲可能……不是这个意思吧。”

不是那你笑成这样又是什么意思。

“真斗,那我们去找莲吧。”

哈?

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真斗被那月拽出了教室。

 

在体验了片刻翔被那月不由分说拉去吃手制料理的绝望之后,更加绝望的事情发生了——本以为那月不可能这么轻松地找到莲,可还没走到S班门口,就已经听到女孩子们叽叽喳喳喊着“莲”的声音。

“莲!”那月开心地挥挥手,同时收紧了拖着真斗的另一只手臂。

“四之宫?”莲正站在走廊另一头,露出了惊诧的神情,“什么啊,圣川也一起呐。”

真斗觉得自己每次见到神宫寺,引以为傲的自制都会冲破多年来的束缚,之后又不得不反省是否必要再回老家的瀑布下修行。

“我可不是来看你的。”

“哦?顺便一提,一之濑和小不点都不在。”即使隔着走廊上的一段距离,莲流露出的那点游刃有余让真斗厌恶得牙痒。

这下根本不需要借助外力,真斗就朝着莲的方向气势汹汹走了过去,却被那月挡住了路——急着想要拌嘴的室友两人同时愣住了。

“莲。”那月碧色的眼睛望了过去。

一时,每个人都因为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而安静了下来,直到真斗感受到一只温暖的手捏上自己的脸颊。

他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好。

他已经长大很多年了。因而很多年没有人再这样捏过他的脸。

所幸他看到莲也一样猝不及防而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来。

还没等莲挑起眉毛,另一只手又捏上了他的脸。

“要好好相处哦。”

END.

(那月:只要我卖个萌就没人责怪我啦!)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