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纪念日

私设如山的20岁干部宰x16岁部下中

太宰作为老师将中也带进港黑的设定

最爱的chu宝生日快乐!第三年,还会继续爱你~

我不管我现在所在的时区还是4.29!



纪念日



    我第一次看到他的眼睛的时候,就知道,最幸福的死亡定是死在他的手下。

 

    我想我大概是喝醉了。

    拒绝了织田作和安吾叫组织的车来接的提议,我三步一踉跄地站在住所门前时,才发现我的外套和外套里的钱包一起不知道丢在了哪里。

    “中也,开门。”我拍着门大叫。邻居什么的根本无所谓,反正我的枪没丢,倒是想看看谁敢把自己的人头送过来。

    屋里有动静。但是门还是关得死死的。

    我冷笑,拔出枪对着门锁处就来了一下。

     听到中也的咒骂声时我想自己是微笑了。我满意地推开门进去,正好看到只穿着一条裤衩的小个子走出卧室。“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教过你这样骂你的老师。”

    “想要个崇拜你的学生就去找芥川吧。”他看起来刚醒,但这不影响他用我至今无法估算的速度冲过来把我按倒在地上。

    他带着温度的手指摸上我的脖颈,我却扶上了他的腰身。

    “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啊,太宰先生。”

    我有点透不过气,再加上没有散去的醉意,脑中朦朦胧胧。唯一能确切知道的就是,没有看清他现在这咬牙切齿的面庞,我还就真不想死。

    “可我就是喜欢你这种啊。”

 

    宿醉并不会影响第二天出现在黑手党总部大楼的依然是头脑清醒的太宰干部。

    “没用的东西。”将大早上汇报工作的部下统统赶出门去,我暗自叹息。偌大的办公室里空荡荡的,我拿起手机无聊地划几下,得拼命控制住自己才没给邮件顶部那一栏的记录里多添一个黑色的蛞蝓贴纸。

     中也现在正在任务中。我告诉自己。

    而且中也早就不是那个因为一封引战邮件就放下手头工作怼回来的孩子了。

    “就算中也不在你也是可以完成会议报告的吧,太宰。”是大姐忍着笑的声音。

    我抬起自己八成是写满了无趣的脸,拖长声音抱怨:“不——要——反正中也会帮我写。”

    “你这样会让部下以为我们干部是什么都不做的闲职。”大姐放下手中的木盒,“而且中也他才16岁,别让他这么累。”

    “这是今早刚送来的大福,”看到我紧盯着木盒子,大姐笑着补充,“中也很喜欢这家店,本想趁他还没出任务送过来,看来我还是晚了一步啊。”

     “那作为监护人,我就替中也收下啦。”

    应该不是错觉吧,大姐看向我的眼神突然带上了通常只属于金色夜叉的杀气,可说出来的话依然是属于那个围着中也转的温柔大姐头:“你可别替他都吃掉了就行。”

    “不会不会,这种程度的员工关怀还是没有问题的。”

 

    到了傍晚时分,我盯着空空的木盒子发起了呆——被爆怒的中也和护犊的夜叉一起追杀一定是不可多得的经历,但这不代表我会去刻意追求它。

    搜索了一下盒子上的名字,刚准备将地址发给部下,却意外地发现这家店离中也前去接货的仓库不远。于是用不到一分钟,那个一整天都没有干劲的太宰治就起身披上大衣走出了办公室。

    走出大楼前,走廊上、电梯里、门厅处,每一个人都停下手头的工作,向黑衣干部鞠躬行礼。我像是什么都没看到那般一路通畅地走出黑手党大楼。即使在我还没坐上干部位置的时候,组织内部从上到下的那种如同在表层下暗涌的血液那般不曾说透却一直存在的敬畏之情就让我觉得好笑。

    所以说我跟着那无良医生从诊所助手到了黑手党干部,没有找到活下去的意义,没有收获所谓羁绊与伙伴,也没有拿到可以轻松愉快结束我这无意义生命的药。

    然而去年刚刚被我以我的狗的身份带入组织的中也,已经全部都拥有了。

    所以说只有中也是不一样的。

    这是升上干部时我要求将中原调入自己直属部队时提出的理由。

    人们纷纷传说首领满足这一要求是重大决策失误。只有明眼人才能看明白,这既是首领的妥协,又是牵制。

 

    同样无视了为我打开车门的司机,我坐进了车里。

    这横滨市不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若不是机缘巧合为了洗掉过去的身份,自愿跟着那个无良医生做助手,我可能也不会来到港口趟浑水。刚来到横滨时我本是对这个城市亮丽的表面丝毫不感兴趣,每天行走在黑暗中也乐得自在。

    然而最近,异变开始发生在我的生活里:以前只认识便利店食品,竟然开始了解哪里新开的甜品店最能讨那个橘发小矮子的欢喜;明明万年只穿黑西装,也开始频繁出入市中心那家挤满年轻人的服装店,买的还都是我本人明显穿不下的小号的皮衣和破洞牛仔裤。

    将和菓子店的地址报给司机后,我有些头疼地靠在后座冰凉的窗玻璃上。一边无意识地用手指敲打着别在腰间的手枪,一边却是在反思最近频繁出入玩ins的女高中生才会关心的地方是不是有损他黑手党干部的光辉形象。前排坐着的司机已经被我搞出来的响动弄得坐立不安几乎抓不稳方向盘,发现这点我忍不住咧了咧嘴。

    推开那家人气异常高的网红店的店门之前,我深吸一口气——为了防止被误认为是新来的收保护费的小哥,我脱下黑风衣搭在臂弯,对着橱窗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笑容——咦?我被挂在橱窗内的海报吸引了注意力,刻意上扬的嘴角也不自觉地放松了下来。

    难以忘怀的纪念日?

    共同创造更加难忘的未来?

    我眯起眼睛把宣传词看了一遍又一遍,又再三确认了这几行刺眼的大字下面正是今天与大姐送过来的木盒子同款的大福。

    现在我不得不收回今早宿醉之后依然头脑清醒的发言,回到车里理清一下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前一天晚上我本说好要去参加庆功派对,却因为一点不足挂齿的小事爽约后又约了织田作他们在Lupin喝到烂醉,回去之后借着酒劲拖住中也发疯到半夜。

    今早醒来时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和已经能照到天花板上去的阳光大眼瞪小眼,到了办公室发现有一个紧急任务,由于无论如何都联络不到我,就由直属干部指挥的中也率着队伍去了。

    “去9号仓库。”

 

    车子朝着大海的方向全速驶去,我早已没有逗弄司机的心情。

    路边的景色渐渐从繁华的都市褪去色彩变成了被落日染成单调浅金色的稀疏仓库,其间的氛围甚至就算下一秒响起枪声都不会让人觉得奇怪。

    此时这里却很安静。

    我下了车,徒步朝着中也执行任务的9号仓库走去。

    仓库的看守自然是认识我的,无需我多说就为我打开了栅门。除去外墙上的弹痕,这里看起来就像是一座普通企业的存货仓库。黑色的大门掩住了成吨军火,将寒气也关在了室内。

    我绕过敦实的建筑,在下一个转角见到了大海,被阳光滋润了一整天的海面此刻正随着风蒸出些暖意,穿过他蜜色的发尾,浮在我还按在枪柄上的指尖。

    清理似乎已经结束了,除了临海的栏杆上斑驳的血迹和铁锈融在一起的痕迹,这里安静得像是可供情侣们幽会的海滨小路。

    我望着路的另一侧站着的少年。

    “哟,任务结束了还不快点回去。”

    他并不应我,固执地把视线投向大海。从我这个角度能看到他沾上了尘土与血液的侧脸,撑在横栏的手臂上有已经凝固的血痂,买回来就破破烂烂的裤子也多了几个洞。

     但是我看不到他的眼睛。

    那对蓝宝石现在被几缕在夕阳下几乎要燃烧起来的发丝藏匿了起来。

    从第一次见面起,我就决心将那剔透的蓝色中跃动的火焰护在手心,现在却是亲手为它们添上了伤痕。

    我突然不能忍受看不到他的眼睛。

    我两步走到他的面前,似乎感受到我突然接近的气息他微微动了一下,还是不愿意看我。

    无奈我只能倚在栏杆上探出身子,以一个危险的动作闯入他的视线中——

    “你做什么!”他眼神闪烁着,想要低下头去,却被我捉住了下巴。

    “中也你,很久没有喊过我老师了呢。”我终是实现了看到了我的宝石的心愿,很是满意地逗他:“毕竟今天是……难得的纪念日呢。”

    他一挑眉毛似乎要发火。然而就着我现在的姿势,如果他动作太大,就只有愉快地入水这一个选择了。我本人是很乐意的,无论是和他一起坠入大海还是欣赏他现在苦苦忍耐的表情。

    “怎么了?不挣开吗?我可不介意哦?这种日子殉情不是刚刚好……”

    “你得了吧。”他嗤笑着,手腕一用力将我从横栏上拽了下来,趁着我脚步不稳的间隙把我推到了仓库的墙根。

    “中也,你这么小只,就算要壁咚我看起来也只是在我怀里而已哦。”

    “谁要跟一个工作日喝酒第二天不能按时上班的糟糕大人殉情啊。”他一把挥开我意图环上去的手,还不忘踩我一脚作为对“小只”发言的报复。

    我苦笑:“是啊,我也觉得是变成糟糕的大人了。”忘记自家小朋友相当看重的纪念日就算了,还增加了他这天的工作量。

    中也甩了个眼刀过来,又把头转了过去。我自知理亏,只得干巴巴地解释:“昨天我以为你是比起我更愿意跟立原、梶井他们一起玩我才走的。”

    “胡说明明就是你气量小看不惯我和部下一起吃饭自己非要走。”

    “那天也是…中也你的能力我最了解了,所以才派最需要锻炼的芥川去和合作组织接头。”

    “胡说明明是因为对面派来的是个小姐姐你才不让我去的。”

    慢着,且不论中也是跟谁学得这么伶牙俐齿——“中也你不是都明白吗?”

    中也回过头来对我露出一个得意的笑,那笑容真是好看得要命,足以让我不顾被殴打的风险伸手将我的独一无二的中也拥进怀里。

    他身子一僵,却也没有挣扎,而是将脸埋在我的肩膀,闷闷地说:“大姐说你去重新买菓子了,在哪呢?”

    “哎?那一盒大福本来就是送给我的吧?”

    “你胡说什么!那是要送给组织里的大家的。”

    “但是……中也加入黑手党的纪念日,是下周吧。”

    “!!!”

    毕竟一年前的今天,可是我们相遇的日子啊。

    我低下头,将这句话灌进已经他潮红的耳畔。

 

END.

中原中也并不是作为太宰治的狗进入组织的,而是作为他的小男朋友x。


评论

热度(64)